清茗茗茗⭕

叶受纯食,大写叶吹,资深喻厨
目前单cp只吃喻叶
走位飘忽不定
cp@Schat

好了,这里清茗☆

“我不知道你是从哪儿来的,但很明显之前你并不认识我。”喻文州慢慢倾了一杯茶,“人都是自私的,我不清楚你什么时候会走,回去后又会不会还记得我,但我……总归是希望在另一边你依然能陪在我身边的。”

一个脑洞里的一段话……不晓得在写啥,大概只是想表达下喻总微妙的占有欲

2018-08-23

“我所爱的终将离去,斗转星移间,不复当年。”叶修把烟夹在双指间,轻声的话语和烟雾一起吐出,缥缈虚幻,有股说不出的萧瑟。
他又笑了一下,笑声压抑在喉头,他转向喻文州,问道:“听过这句话吗?”
喻文州静默了一下,摇头。
叶修顿时没了那股文艺劲,笑容贼贼的,胳膊撑在椅背上,手指抖了抖烟灰,语气里满是嘚瑟:“你资料库里当然搜不到,这是我爱人写的。”
于是喻文州沉默地更久了。
“你觉得他写得怎么样?”
对于“HOW”的疑问,作为一个仿生人,喻文州十分认真地分析了一下,从容地吐出答案:“我觉得这位先生可能悲观了一点,虽然不会有什么一成不变,但总有些是根深蒂固的。”
叶修听罢,猛拍了一击大腿:“错!”
“他写的我都喜欢。”...

2018-08-03

[喻叶]狐遇

狐狸精喻×道长叶

差点忘了发×

 

☆*☆*☆*☆*☆*☆*☆*☆*☆

“知道吗?有时候我挺讨厌你的。”
喻文州某天如是说道。
“嗯?你说什么?”隔了半面不厚不薄的墙壁,叶修发出一声疑问。
他是真的没听清,对方的话都被哗啦啦的水流搅成了一锅杂音。
外头半天没回音,叶修就撸了把沾了水黏在眼前的额发,退后几步,探身看去。
喻文州朝他笑笑,表情一点没变:“没什么,觉得你今天很好看。”

喻文州是叶修捡回来的一只狐狸。
这个狐狸并不是委婉地指代性格之类的——虽然性格上也的确如此,而是那人就是只狐狸精。
按理常人是不会随便把一个活人捡回家的,不过这茬也算情况特殊,喻文州当...

2018-07-31

[喻叶]灯火阑珊(一)

修仙AU

慢热,大概是个几万字的中篇

祝高考加油ww

☆*☆*☆*☆*☆*☆*☆*☆*☆

序、
“我要走了。”
悬崖之上,广袖长袍的仙君毫无意外地找到了他想找的人。
对方背对他坐在地上,跟个孩子似的一双腿悬在空中慢慢摆动,之下就是白云飘渺,一只鹰在他抬起的胳膊上踩来踩去,又亲昵地蹭了蹭那人的脸。
“仙君走与不走,在与不在,与我何干?”那人轻笑一声,点了点鹰嘴,一副不甚在意的样。
对方却没为他的态度退缩,只是在他身后半蹲下来,无视了沾上一身浅色衣袍的土尘,把人被风吹乱的头发拢起,用根带子束起。
“我想你来寻我。”
那人默了一瞬,忽的反手掰住仙君的脸拉到眼前。
暧昧的距离,气息温热,语气里一股子懒散...

2018-06-06

[喻叶]关于信息素适配度的讨论

ABO军旅paro


老叶生日发了被屏蔽了……补个档

lof的敏感词越发让人窒息


两个个子高挑,身形挺拔的小年轻站在一起本就十分引人注目,尤其一人松开的衬衫领口里,能看到omega特有的项圈,薄薄一层黑色皮质贴合在白皙的脖颈上,连着小小的芯片正好坠在锁骨的凹陷处,再加上那人习惯性抬高两分的下颌,拉出一条美妙的弧线。

那个omega站姿十分随性,可偏偏带了几分硬气,即便半张脸被挡住了也不妨碍对他的遐想。

不过所有望向他的视线都被他身边的alpha尽数打回。


苏沐秋还在那会儿,曾经带叶修去过“某种场合”。

嘉世的小队长乖巧接过对方递来的面...

2018-05-31

[喻叶]白玫瑰

巫师喻×神父叶,试着文青

喻总生日快乐嗷!

☆*☆*☆*☆*☆*☆*☆*☆*☆

“大哥哥你好好看啊,我以后可以嫁给你吗?”
这是喻文州难得打算出门散掉点“霉味”、还没迈上大道听到的第一句话。
说话的是个小女孩,真的特别小,花苞似的年纪,一双眼睛眨巴眨巴直盯着喻文州瞅。
忍下了直接缩回门后的冲动,喻文州好歹顾及了下自己绅士的形象,下意识扯了下衬衫领口,露出一个微笑。
诚然他天生长了一副和善的外表,但他的确不怎么喜欢小孩,对于一个严谨学者——勉强算是吧——来说,这种读作儿童写作魔鬼的小家伙总能在各种方面、以任何方式把他的计划搅得一塌...

2018-02-10

之后可能会发点农药cp的文……

讲真我都不知道这个算不算避雷[瘫]原谅我不想再开一个文手号了……

2017-10-10

[喻叶]错位(R)

末日异能AU,失忆梗

两万字的混更怕不怕


“你要是离开我,那我一定会亲手杀死你。”

有人掐住了他的脖子,手指用力到有些痉挛,空气无法抵达肺叶,窒息感充斥了他的大脑。

他忽的意识到,这个人可能真的会杀死他。

那个人的面容隐在阴影中,只能看到一个大致的轮廓,像是在笑,又像是在哭。

他咳嗽着,眼前开始发黑,他挣扎着想喊出对方的名字,然而作为声音传播媒介的空气却先一步耗尽,视野陷入了永恒的黑暗。


叶修惊醒的时候背上都湿了一片。

他知道他又做梦了。

同一个噩梦。

自从他受伤以来就反复地折磨着他的神经,他却无能为力。

不过照理也不是什么重伤,只是醒...

2017-10-07
1 / 7

© 清茗茗茗⭕ | Powered by LOFTER